娄山中学退休教工辰山植物园游感
信息来源:王传德时间:2016/6/3 8:01:09

4月底,学校退管会组织退休教工游辰山植物园。那天,谷雨刚过,一早依然是细雨绵绵。我们这些老同事们在校门口相聚时却不顾下雨,大家兴奋着招呼、握手、问候、攀谈,似乎进入了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境界。当车到辰山时,雨竟然停了,老天给了个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好天气。

松江九峰一脉,呈梭形由西南而东北,辰山因径于东相当于八九点钟时太阳的位置而得名,触“辰”生情,我们也曾被称为“八九点钟的太阳”,现在却已是日薄西山了。人生易老山难老,今天的辰山植物园还生气昂然,前几年能够一看的也就是那几个巨大的蛋形温室,现在放眼望去,满目锦绣。

俗话说,谷雨三朝看牡丹,果然是国色天香,分外妖娆,其中最熟悉的要数那硕大鲜红的绣球了。其实我并不懂花,更别说国色一级的了,之所以看着眼熟是因为我们曾经历过骑马戴花的年代。千里马自然没见过,大红花却见过不少。在光荣榜上,在模范胸前,伴随着“锣鼓喧天,红旗招展”真是振奋人心,促人上进。啊,难忘的少年时代。

暖房里正在举办兰花展,进去一看,大开眼界。以前只见过蝴蝶兰一种,现在满大厅都是泽兰,千姿百态,万紫千红。这些“洋妞”可真热情奔放,你一看她,她就满脸泛红邀你点赞。目不暇接之余,不禁自问,兰花展怎能没有我们中国自己的兰花呢?转而一想,这很自然。要知道这里是植物园,所展当然要重其自然属性。洋兰美则美矣,但简单直观,一目了然,而我们的国兰则不然,她蕴含数千年来中华传统文化,旦不说诗词书画,单看看周围的名叫“木兰”、“瑞兰”、“春兰”、“云汀”的人们,就可见一斑了。很显然,她已大大超越了“植物”范畴,如国洋同展,岂不就同于旗袍内衣同秀于一台一样荒唐吗?

穿过隧道便是石坑,仰望四周石壁我的心顿时沉重起来,刚才穿过的似乎是时间隧道,仿佛看到父辈们在抡锤采石,肩抗运石,硬是在平地上挖出个深几十米的深坑来。上一世纪是风起云涌的年代,也是我们父辈饱受苦难的年代。他们经历过战争,也经受过斗争。他们曾接过幸福,但毫不迟疑传给了我们,就如同眼前,他们在坑里劳作,而我们却在地面花圃间徜徉。和父辈们比,我们是幸运的一代,记得我们也曾忆苦思甜过,但少年不识苦滋味,也难体会当时的甜,而今老矣,回顾以往真真感受到今日的甜。欲说,不休,说他个“天凉好个秋!”

 

2016.5